香港tk1861图库彩图图纸 > 影视创新 >

爱奇艺杨向华谈网络电影未来的创新之路

2019-08-28 11:16 来源: 震仪

  “我们现在看到的趋势是,用户对于网络电影其实并不满意。这几个月来,在爱奇艺上连续观看网络电影的用户占比在减少。”在北京电影节X爱奇艺主办的“超越——互联网影视的创新之路”的主题论坛上,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一语道破网络电影目前的状态。

  据网络大电影盘点,爱奇艺、优酷公布的前三个月TOP10票房收入累计3.26亿。榜单中分账最多的一部《唐伯虎点秋香2019》当月分账1562.4万(最新分账数据未公布);爱奇艺网剧《独家记忆》番外三部曲,累计票房也刚过千万;腾讯视频网络电影方面,倒是上线了一些小众题材,但分账还是一如既往的“神秘”。一定程度上来说,刚刚过去的Q1季度,整个网络电影市场略显平静。

  2014年爱奇艺提出了网络大电影的概念。但其实,在此之前近一年多时间,爱奇艺联手部分创作者已经在摸索这个模式的可行性,所以,严格算起来,网络电影已然发展了五年之多。

  这五年,更多是去除泡沫化的一个阶段。一方面,二八效应越发明显,市场和资本淘汰了一大批长期处于末尾的玩家,但也吸引了一波新玩家(传统电影、剧等公司)进入,架构起了一个阶段性的头部梯队;另一方面,制作成本从几万提升至上千万,产能逐年减少的同时影片制作有所提升。以爱奇艺为首,成熟、稳定的商业模式加之政策的收紧,网络电影变得更加规范,产业也初具规模。

  但现状仍不容乐观,肉眼可见变好的同时,网络电影的弊端也越发呈现。一如杨向华在主题演讲中所言:“每年一千多部,但是质量还是不高。”他强调,爱奇艺提出网络大电影概念,希望可以利用互联网的模式,让用户通过网络付费观看电影,而爱奇艺收到用户的钱,按规则分配给内容制作方。服务好用户,也给越来越多的创作者提供一个可发挥的平台。

  但五年过去了,网络电影的质量提升没有达到用户的期望,所以用户自然而然会去用脚来投票。最直观的反馈,一如文章开头所言,在爱奇艺上连续观看网络电影的用户占比在减少。从用户角度出发,情理之中,看不下去,就不看了。

  当然,并不是全盘否定网络电影这几年的发展。换种思维来理解,“快”是互联网的关键词,搭上瞬息万变的影视行业,特征就更加明显了。但用户的时间是有限的,短视频、长视频、社交平台等都在抢占用户的时间,坦白说,留给网络电影的时间原本就不多。光是一个爱奇艺平台来讲,用户选择的内容就非常多,除了长视频之外,用户还有其他消磨时间的选择,比如说短视频、新闻、游戏等。一言蔽之,网络电影现阶段的发展,还没有跟上用户对于内容的要求,时间一久,只会更加掉队。

  在杨向华看来,这一切的核心问题在于网络电影在内容质量不好。而如何以优质内容来争夺用户的时间,对于每一个内容创作者来讲,都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以及深入挖掘的事情。

  北京市广电局副局长,北京国际电影节副秘书长王志在论坛致辞中提到,过去一年,在政策和平台的双重发力下,互联网与影视行业的融合进程不断加速,迎来了行业发展的新阶段。在网络大电影看来,新阶段催生出来的机遇和挑战并存,且更加现实和残酷。

  作为视频平台三巨头之一的爱奇艺,自去年3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后,步调和对于内容的探索,越发先行。今天的论坛上,杨向华分别从商业模式、技术、内容IP等维度,分享了爱奇艺眼中的互联网影视创新。

  诚如杨向华所说,商业模式的创新对于任何一个影视产业链来讲,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。商业模式的创新不容易,但探索出来,收获可见一斑。

  首先是关于会员付费模式的创新。众所周知,爱奇艺从成立第二年起,开始尝试做会员,直到去年第三季度开始,爱奇艺会员收入超过了广告的收入。这就不得不提及2015年的网剧《盗墓笔记》,它的上线,让爱奇艺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市场,即观众或者是用户,是愿意为优质内容付费的。很大程度上来说,这也就实打实地破除了之前的唯广告费盈利模式。

  另外,爱奇艺还在探索一鱼多吃的模式。除了会员和广告两种商业模式之外,也有游戏、商城、衍生品、文学小说等商业变现渠道。“我们想做的是,围绕着一个IP,产生多元商业模式。”杨向华继续讲到,第一,商业模式是通过抢先看的模式,让一部分用户付费观看这个内容;第二,如果不愿意付费,可以等到转免再观看,这是广告收入模式;同时在影视综播出期间,会根据其属性,展开多元化的开发。

  这样做的好处是,不再依赖于单一的商业模式,进而有更多的收入来源,降低平台回收压力。资金流通的一大好处是利于内容制作成本以及水准的提升。

  互联网是一个全新的技术,对于影视产业来说,互联网如何能够让影视发展的更好,如何让大家更方便地获得内容,更低成本获得用户,很重要。这个成本不只是指现金,还包括时间、以及播放设备等。

  第一阶段相对比较容易解决的技术创新,改变用户的观看体验已经非常普及了。值得关注的是,人工智能、大数据等在影视的内容创作方面带来的高效和便捷性。

  譬如爱奇艺研发的智能拆条系统,对于综艺制作来说,大大减少后期投入的人力、物力还有时间。按照杨向华的介绍,拆条系统,可以针对60个机位拍摄的素材进行第一遍机器挑剪,在此基础上人工再挑剪。

  以上,技术手段的模式改革,直接或间接起到了推动内容创新的正向作用。目前,平台都在研究竖屏短剧、互动剧等新的模式,不同程度上给创作者提供机会和挑战,未来是否会成为内容新蓝海?目前看,一切皆有可能。

  一个IP有更多的影视节目形式出现,不论是商业变现还是用户体验来说,都是一个好的归宿。

  从最早的《老九门》番外网大开始,到黄渤推出剧版《好戏一出》(电影《一出好戏》的系列网剧),以及近期播出的《独家记忆》系列网大,剧影联动一直在不断尝试中。当然,任何一个探索的过程中,有成功肯定也有失败。但成功的大都有一个共同的前提是,IP本身和联动的内容是靠谱的。(详情戳番外网大链接了解)

  在网络大电影看来,爱奇艺关于互联网影视不同层面的创新,对于影视创作者来说,同样值得借鉴。

  今年的市场,无疑更加具备挑战。互联网影视,每年一轮洗牌,依然成了常态。谁能稳中求新,谁就能笑到最后。

  网络电影作为互联网影视中,年轻但重要的一环,尤其需要找到一个突破口,扭转目前并不是很良性发展的态势。但另一边,我们观察到,由于政策的收紧,使得大部分从业者处于一个观望状态。大家更多还停留在如何应对政策审查的阶段,极少数真正认识到,问题的本身是对于内容、题材、故事等维度的自我突破和创新。

  对此,杨向华也提出了爱奇艺关于互联网影视未来的创新规划,一定程度上看,也是给网络电影从业者,以及整个影视综行业人员,提供了一个可参考的正向思路。

  他率先分享了一组数据。美国电影产业在院线亿美金,而院线后的市场大概是院线倍。所谓院线后的市场,指的是影片下映后在平台或者卫视上的收益。与之相对应的是,国内几家视频平台加起来,电影市场的表现也只占到整个中国电影票房规模的20%左右。

  透过数据,杨向华想要表达的是内容产业的不断创新,会推动会员市场形成与爆发并反作用于内容升级。他坚信,未来中国有一天,院线后的互联网播放市场以及其他的市场叠加起来,也可以达到中国电影市场1.8倍的规模。

  而会员用户的服务,与互联网影视内容的创新息息相关。从会员角度出发,付了钱,就应该物有所值,甚至物超所值。根据爱奇艺最新发布的财报显示,其会员数为8740万,2019年有望破亿。同时,爱奇艺的去年会员服务的营业收入为106亿元,同比增长72%,几乎占据爱奇艺整个营收的一半。

  会员用户基数增加的同时,也就意味着对内容的需求及要求,更多更高。这对于平台,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讲,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而挑战的背后,则更进一步要求电影、剧、综艺、短视频等内容,都必须持续深入创新。

  不然,现实很残酷,一不小心,用户(会员)就抛弃了你。有人笑过,还有人,可能连笑的机会都没有,又何谈笑到最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