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私募基金的三个真相

  曾有业内人士表达过类似的观点,现阶段国内VC/PE行业的退出格局是:10%能IPO,10%能并购退出,20%会死掉,60%在发展中。

  换言之,百分之七八十的项目是没有办法退出的,这还是国内一线机构的投资数据。

  无论基金管理人的募资能力多强,项目来源多丰富,投后管理多完善,以结果导向来看,在退出这一环节实现收益,为投资人带来真正的回报,才能算是成功。

  国寿投资直接投资部负责人顾业池曾直言:“很多基金对外宣传自己的市值、IRR有多高,但市场里面线的大型PE基金还不是很多”,他认为“退出”这件事值得所有人认真关注。(注:DPI指基金对投资人已分配的收益,DPI等于1意味着成本已经收回)

  近来对于PE二级市场(Secondary Market)需求的不断升温,也侧面说明了这一点。

  人民币基金存续期多是“5+2”或“7+2”,这意味着大量2011—2013年间成立的基金面临必须退出的节点,二手份额转让基金被诸多GP视为“救世主”的存在。

  此外,投中研究院数据表明,2012—2017年间,政府引导基金数量增加987支,设立总目标规模增加51364亿元,大量引导基金基金同样急待退出。

  95%私募徘徊生死线家私募能养活自己!自从2014年私募基金管理人注册登记以来,私募基金管理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据中基协统计,证券类私募基金管理人数量高峰时超过1万家。

  自中基协发布《关于进一步规范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若干事项的公告》以来,中基协持续地在注销一部分不满足要求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,截止2019年4月底,已登记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共8927家。

  这8927家证券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中,有一部分是管理规模很低的,有一部分已经很久没有更新净值了,有一部分已经联系不上了,等等。真正意义上的证券类私募基金管理人应该至少具备一定的管理规模,及时向投资者披露净值等。

  据私募排排网统计,所有注册登记在案的证券类私募管理人中,有497家的管理规模是0,数量上占比5.57%。这些私募,除了少数刚成立的私募机构,绝大部分可能会在半年时间内被注销,所以他们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证券私募基金管理人。

  如果我们将固定收益策略的盈亏平衡规模设定在30亿,其他策略设定在5亿的线家私募在这一标准之上,基本能实现收支平衡或持续盈利,其中有268家的策略是股票策略为主,占比73.42%。

  经历了2018年严峻的资本环境后,原本发生在二级市场的估值倒挂现象,如今也在一级市场显现。“很多项目前一轮融资估值较高,这一轮资本不再为之前的高溢价买单了。”深圳招商启航互联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金晶表示。

  这一尴尬现象尤其发生在去年较火的、估值被极大推高的人工智能等科技领域,在项目成长速度赶不上价格的涨幅后,不少投资人开始大幅砍价,创业者也逐渐深刻地意识到“现金为王”,务求项目能活下去。

  尽管估值逐渐回归到价值中枢上来,但在许多投资人看来,估值泡沫仍未出清,这取决于创业者和激进LP的大浪淘沙,留下真正有价值的创业者和投资人。

  在去年与许多投资人沟通中,项目估值下调已成为行业共识,这一态势在今年更是愈演愈烈。“现在南方的投资机构基本按项目开价的一半去砍价,北方的机构更狠,直接砍剩三分之一。”深圳某机构投资总监孟女士告诉记者,以往很多机构都在后期投资时当了接盘侠,结果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损失惨重,如今早期投资也出现了这种倒挂现象,投资人都表现得非常谨慎。

  基金退出难、募资难盈利难、估值倒挂,以上就是2019年基金的三个真相,相信接下来会有更加残酷的洗牌过程。

  同花顺爱基金销售业务资格证书[000000307],其所代销的基金产品销售的所有理财产品(包括公募基金产品、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计划、基金公司及其子公司专户产品等其他私募投资基金)均为第三方理财管理机构提供。同花顺基金不保证所代销基金产品的基金管理人机构所发布的信息(包含但不限于文字,数据及图表)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、及时性、原创性等。所载文字、数据仅供参考,使用前请核实,风险自负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香港tk1861图库彩图图纸版权所有